梅薩維德國家公園,也稱弗德台地國家公園,位於美國科羅拉多州蒙提祖馬縣,緊挨三州交匯處,是美國一處國家公園,於1978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公園佔地約211km²,以古普韋布洛人建築遺址而聞名。據推測,古普韋布洛人於1200年代修建該岩壁建築群。該遺迹在百年前由兩位牛仔發現,梅薩維德「Mesa Verde」為西班牙語,意為綠色台地。

  

DSC07602.JPG

 維德台地之所以成為國家公園,並不是因為自然景觀,而是歷史文化遺產。園區在西元600年到1200年左右是印地安人聚居的地方,他們在這個高地的懸崖邊的天然洞穴裏,利用沙岩打磨成磚塊大小,用來蓋了公寓式房屋。幾百年之後,這些房屋的狀況仍然驚人地良好,這裏也成了後人了解認識古印地安人生活方式的教室。

這裏的風景雖然不錯,但是絕對比不上其他因為自然風光而成立的國家公園。對歷史人文沒興趣的純觀光客來這裏很有可能會失望,因為只看得到一些廢墟。但是如果願意設身處地想像並試著了解千年前古印地安人在這裏的生活,你會發現到處都是驚奇和趣味,最後會大為欽佩他們的巧思與工程技術。

這個公園是以人文歷史出名,而不是自然景觀。除非你的時間很多很多,否則不用浪費時間在入口到遊客中心之間的路上停留。那些停車點都是為看風景所設的俯瞰點,雖然也算是風景,但是別忘記你是為何而來的。

遊客中心是你該停的一站。公園裏只有少數幾座房屋開放遊客參觀,其中最大的Cliff Palace, Balcony House與Long House需要購票參加導覽的行程,而且票只能在遊客中心買。大部分的遊客會參加其中至少一個行程,這些行程都要走不少路,而且在房屋裏要爬上爬下,需要有一定體能,不是輕鬆走走就能應付的。

不想花太多時間力氣的也可以不去參加這些導覽。雲杉屋(Spruce Tree House)開放遊客自行參觀(免票),能走到懸崖下在房屋旁邊看,但不能走到房屋內。雖然不是同樣的經驗,但是需要花的時間力氣少得多。

DSCN1666.JPG DSCN1676.JPG DSC07582.JPG DSC07587.JPG DSCN1715.JPG DSCN1743.JPG

過遊客中心有兩條路選擇。直走往南到Chapin Mesa是懸崖屋最集中的地方,也是你該先來的地方。走到路盡頭有三個區: 雲杉屋,台地頂環路與懸崖皇宮環路。這三個區裏,雲杉屋要走一條約三四十分鐘來回的步道,加上參觀雲杉屋本身的時間,與參觀Chapin Mesa博物館的時間,總共應該會花掉兩小時。台地頂環路上有近十個停車點,能看到洞屋(Pithouse)與懸崖屋的俯瞰,都不用走太多路,如果大部分都停車看看,也應該要花一個小時以上。懸崖皇宮環路的停車點比較少,但是如果想去看Balcony House的俯瞰點,那條步道不短,大概來回要四五十分鐘以上。另外Cliff Palace和Balcony House都在這裏,如果買了票,每個行程也大概是四五十分鐘。加上車程,這就是大部分遊客的一天行程。

如果有兩天的計畫或是在Chapin Mesa區省略一些地方不去,可以到西邊的Wetherill Mesa區看看。這條路很彎很長很不好開,只在五月底到九月初開放。到底停了車,改搭免費的轉運台車繞一圈。導覽的Long House在這一區,其他還有許多步道通往較小的遺跡。不想走路的可以賴在台車上繞場一周,全程約四十五分鐘,中間會停兩個俯瞰點,能看到Long House和Kodak House,司機會停車,等遊客去照了相回來再繼續上路。

這樣子應該已經包括了園內所有該看該去的。安排兩天會比較恰當,時間趕的一天也成。會需要走不少路,喝不少水。你如果走得氣急敗壞可能未必是因為年老體衰,雖然這裏的山看起來並不了不起的高,但是海拔有兩千兩百公尺左右,行動能力比在平地會退化許多,不必太逞強。

雲杉屋
雲杉屋(Spruce Tree House)是園區內一座不小,而且開放遊客參觀的社區。雖然不用買票,但是不能走進房屋裏面,只能在旁邊的欄杆外張望。雖然只是這樣,但是已經比隔著峽谷遠遠看的其他聚落來得親近多了。

從停車場要走十幾分鐘的步道才能到雲杉屋。去是下坡,回來是上坡。這條步道的另一頭往南走可以去看印地安人的岩壁畫,但是看起來單程就有快三英哩,我們沒去,只到了雲杉屋而已。

我們到了雲杉屋,第一個感覺是這裏好涼快。這一帶的夏天氣溫很高,那天早上也有華式八九十度。我們走了十多分鐘,本來已經滿身汗,到了這個山洞立刻覺得很陰涼,吹著風很舒服。是不是冬暖無從得知,但是夏涼是確定的。

除了感歎印地安人選來蓋房子的地方是福地洞天之外,也對他們的工程技術很佩服。經歷了近千年風吹雨打,建築的結構還安然無恙,能讓後人見識到他們當年的生活方式。

這一區還有個博物館,展覽發現的印地安文物與生活用具。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展出物不是陶器或編織,而是一對短樹枝。在樹枝的一端包上了皮革,看起來就像是一對拐杖。因為很短,看起來是給小孩用的。展覽說明說這是原住民替腳受傷的小孩所做的,從包裹的皮革與這對拐杖相同的長度,可以看出父母對子女的細心照顧。

展覽當然不只這些,裏頭有很多日常用具,可以了解印地安人的生活,宗教,社會與技藝。

台地頂環路

台地頂環路(Mesa Top Loop)有很多的停車點。一路上會經過好幾個原始的洞屋(Pit House),而第一個俯瞰懸崖小屋的點是方塔之屋(Square Tower House)。這區雖不是很大的社區,但是建築物的保存狀況很好,而且俯瞰點距離房子很近,能看得很清楚。

他們很有本事,能蓋出四層樓的公寓。塔的部分是靠著岩壁的弧線所施工的,到現在還挺立。印地安人的體型可能比較小,這些屋子都不大。也有可能是因為空間有限與施工困難,所以把居住空間蓋得很小。

靠左邊的Kiva與其他房間。我想印地安人應該也很擅於攀岩,從這些房屋要出入恐怕不是很容易的事。

你可能發現懸崖頂的樹全剩下焦黑的樹幹,而且在其他的照片裏可能也看到類似的枯木。 2000年這個國家公園發生過很嚴重的森林大火,燒掉了大片的樹。幸好消防人員努力控制住火勢,沒有延燒破壞到懸崖小屋。

太陽神殿(在懸崖頂上的建築)是在地面上的建築物。它的佔地很廣,原來有多高不知道,現在只剩下約半個人高的牆。在神殿旁好像找不到能俯瞰的制高點,這張照片是在懸崖對面隔岸照的。

這個環狀道路的最後一個停車點是懸崖皇宮俯瞰點。從這裏可以隔著峽谷看到對岸懸崖皇宮的正面全景,看得出它的規模巨大。

懸崖皇宮環路

懸崖皇宮環路(Cliff Palace Loop)的第一個停車點就是懸崖皇宮。導覽行程的起點也在這裏,另外在步道起點的懸崖邊有個俯瞰點,從這裏可以看到這個大社區的一部分。這個最大的聚落總共有兩百個房間,規模非常大。這張照片可以看到周圍的環境,上頭是懸崖頂,頂端是平坦的台地。房屋蓋在天然的岩洞裏,岩洞的形狀像個舞台,底下平坦,上頭是個弧形的洞,往內部延伸。這些房屋就蓋在這個天然舞台上。

印地安人在這裏的建築主要有兩類,一種是像傳統磚造的長方體建築物,另一種是圓形,一部分在地下的建築。圓形這種叫Kiva,有宗教與社交等用途。他們的房子依地形而建,有些是兩三層樓的塔狀建築。

從這個點能從比較近的距離看到懸崖皇宮,但看到的是側面。在台地頂環路上有另一個點能看到正面的懸崖皇宮,但是距離遠得多。在台地頂環路的網頁還有一些懸崖皇宮的照片。

下個停車的地方是俯瞰一個小社區的地方。這裏叫做House of Many Windows,多窗之屋。它其實是一橫排的幾個房間。因為這裏的地勢狹小,只能蓋出這樣的房子。公園裏像懸崖皇宮那麼大的社區畢竟不是那麼多。

海明威之屋。這是紀念海明威女士而命的名,她在二十世紀初大力資助西南地帶的第一個考古活動。說明牌上也提到另外幾位當地的女性,出力保護這些印地安文物,並遊說政府與國會用國家的力量保護這個遺跡,終於在1906年讓這裏變成了國家公園。

長屋

懸崖頂是2000年大火燒掉的樹。這個地區受災很嚴重,一路上幾乎全部的樹都被燒成枯枝。台車的司機在快開到終點的一段路,特別告訴我們那裏是少數倖免的一區綠樹,和沿途的枯木果然是完全不同的感覺。這裏氣候乾燥缺水,據說燒掉的森林要好幾百年才能恢復原貌。

科達之屋

科達之屋(Kodak House)所在的這個岩洞有兩三層,所以印地安人在上層也蓋了比較小的幾個房間。這一區大部分的建築已崩壞,只留下幾堵短牆。科達之屋的左半部,可以看到圓形的Kiva和剩下的短牆。科達之屋的右半部,比較完整的一個建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喵女王 的頭像
阿喵女王

阿喵女王的流浪角落

阿喵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