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是位於美國猶他州西南部的國家公園。其名字雖有峽谷一詞,但其並非真正的峽谷,而是沿着龐沙岡特高原東面,由侵蝕而成的巨大自然露天劇場。其獨特的地理結構稱為岩柱(hoodoos),由風、河流裡的水與冰侵蝕和湖床的沉積岩組成。位於其內的紅色、橙色與白色的岩石形成了奇特的自然景觀,因此其被譽為天然石俑的殿堂。

 

 美國 259.jpg 美國 268.jpg 美國 281.jpg  美國 304.jpg 美國 313.jpg 美國 317.jpg

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比鄰近的錫安國家公園與大峽谷處於更高海拔。其邊緣大約高八千英尺至九千英尺(二千四百米至二千七百米),而大峽谷南部邊緣則為海拔七千英尺(二千一百米)。由於高度的不同,其擁有十分不同的自然生態與氣候,所以經常使遊客感到巨大差異(指那些在同一假期裡遊覽了全部三個公園的遊客)。

峽谷地帶由摩門教信徒首先於1850年代開發,並在1875年,布萊斯(Ebenezer Bryce)移居至此後命名。此附近的地帶於1924年成為美國國家保護區,並於1928年被設計為國家公園。此公園面積大約為五十六平方英里(一百四十五平方公里)。其因此處偏遠,所以遊客數量較宰恩國家公園與大峽谷為低。猶他州的卡納布則位於此三地之正中。

 

地理

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位於猶他州南部,大約在錫安國家公園東北方五十英里(八十公里),並比其高越千英尺(三百米)。所以其氣候較冷並有較多降水現象。其位於科羅拉多高原並橫越龐沙岡特高原的東南側。遊客通常會登上高原並望向其內的包含斷層的山谷與其旁邊的帕里亞河。而加柏盧力斯高原(Kaiparowitz)的邊緣則將山谷的對面合上。

布萊斯峽谷並非由中央的水流侵蝕而成,所以其在技術上並非峽谷。其為向源侵蝕將龐沙岡特高原新生代的地層挖開而成。此侵蝕法製成了眾多精巧與色彩繽紛的尖柱形岩石,名為岩柱,可高達二百英尺(六十米)。一系列的露天劇場在公園內延綿超過二十英里(三十公里)。其中最大的為布萊斯露天劇場,長十二英里(十九公里),闊三英里(五公里)與深八百英尺(二百四十米)。

其最高點為彩虹點,高九千一百零五英尺(二千七百七十五米),為該風景走廊的盡處。在該點,寶瓶星座高原(Aquarius Plateau)、布萊斯露天劇場、亨利山脈、赤岩斷崖、白岩斷崖皆可看到。科普峽谷,其位於公園的東北角,為公園的出路,並且是公園的最低點,高約六千六百英尺(二千零一十一米)。

 

人類足蹟

美洲土著居住

現代人對於早期人類在布萊斯峽谷地區居住的情況所知甚少。對於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與龐沙岡特高原所作的考古研究顯示此地區最少在萬年以前已有人居住。有數千年歷史的編筐時期的阿納薩齊文化的工藝品在公園南部被發現。其他於普布羅時期與弗里蒙特文化(至公元十二世紀中)的工藝品亦被發現。

派尤特人在其他文明離開的同時進駐此山谷與高原附近的土地。這些美國土著主要以打獵與採集野果為生,但亦會以種植部份產物來補充食物來源。派尤特人創造了一些關於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內岩柱的傳說,其相信岩柱為傳說裡狡猾的郊狼變身而來的石頭。最少一位年老的派尤特人稱其文化將岩柱稱為「Anka-ku-wass-a-wits」,在派尤特語裡解作「紅色的臉」。

白人開發與殖民

直至十八世紀末與十九世紀初時白人侵略者仍未開發此偏遠與難抵的地區。摩門教信徒在1850年代初次偵察此地,以評估其開發農業的可能,並以其作牧場與定居地。

首次對此地區的科學探索是於1872年由美國陸軍少校包威爾進行。包威爾與其地圖製作者和地質學家團隊,勘探了塞維爾與維琴河地區,此為其科羅拉多高原的大規模勘探的一部份。其地圖製作者保留了很多派尤特人使用的地名。

小隊摩門教信徒拓荒者伴隨着其探索行動並嘗試在布萊斯峽谷東面沿帕里亞河定居。在1873年,甘娜尼亞牧牛公司(Kanarra)開始於此地區放牧牛隻。

摩門教派蘇格蘭移民布萊斯與其妻瑪麗定居於帕里亞谷地,因為其認為布萊斯的木工技巧有助於開發此地區。布萊斯家庭選擇在布萊斯峽谷右下方居住。布萊斯在現在為公園邊界的地方放牧牛隻,據說其曾稱此地為「容易損失牛隻的險惡地帶」。其亦建設了一條通往高原的道路以運送柴枝與木材,並建設了一條運河以灌溉其農作物與為其飼養的動物提供食水。其他定居者很多便將此地非正式地稱為「布萊斯的峽谷」,並在其後正式定名為布萊斯峽谷。

乾旱、過度放牧與河水泛濫使得派尤特人最終遷離此地區,並使得定居者嘗試建立由塞維爾河取水的取水運河。當眾多定居者,包括布萊斯家庭嘗試興建運河失敗後,皆離開此地區。布萊斯將於1880年其家庭遷至亞利桑那州。剩下的定居者則挖通了一條長十英里(十六公里)的水道,由塞維爾河東側取水至特羅皮克山谷。

 

公園的建立

如涵飛般的森林監察者推廣布萊斯露天劇場的風景奇觀,並於1918年全國性地派發相關文章,使人們產生興趣。然而,遍遠地區的交通不便與久缺食宿供應使得遊客數量不多。

西萊特、鮑曼與伯理兄弟在其後於此建立了簡樸的居所,並在此地區建立「旅遊服務」。西萊特於其後成為首位布萊斯峽谷的郵政局長。遊客逐漸增多,在1920年代初期,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開始將其鐵路擴展至猶他州西南部,使得遊客數量更為增多。

與此同時,自然資源保護者開始關注高原上因過度放牧與伐木和無限制的遊客遊覽而造成的破壞。很快地便有一個保護該地區的運動成立,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的主管馬瑟對此作出回應,並提議建立聯邦公園。於是,猶他州政府與猶他州州議會要求聯邦對此地區作出保護。馬瑟因此亦將其提議提交給哈定總統,在192368,哈定總統宣佈布萊斯峽谷國家保護區成立。

同年,一條通往高原的公路建成,以提供更便利的方法通往觀賞露天劇場的觀光點。於1924年至1925年,人們以該地的木材與石頭建成布萊斯峽谷小屋。

1924年,美國國會決定為布萊斯峽谷的保護地位由美國國家保護區提升至美國國家公園開始工作,以建立猶他州國家公園。將私有與州有的土地權轉移至聯邦政府的工作開始,猶他州公園公司負責商議轉移事項。最後的一項收購行動於四年後完成,在1928225,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成立。

1931年,胡佛總統在公園南方附加了一個地區,而在1942年,六百三十五英畝(二點五七平方公里)的土地再被撥歸公園,使得現在公園的總面積達至三萬五千八百三十五英畝(一百四十五點零二平方公里)。參觀步道,於1934年由公共資源保護隊完成的風景走廊在今日仍在使用。由1956年開始,此公園的行政工作由附近的宰恩國家公園負責,其時亦為布萊斯峽谷首位主管開始工作。

近期歷史

為了回應不斷增加的遊客數量與交通阻塞,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在20006月時開始實行一個暑期的公園內部往返接送計劃。在2004年,公園內部古舊與不足的公路系統亦開始被重組。

地質情況

布萊斯峽谷地區由白堊紀後期至新生代初期出現沉積運動,其沉積運動在公園內不同位置有着不同程度:

‧達科他沙岩與特羅皮克頁岩被沉殿至暖、淺的白堊紀海路的水裡,其岩石顯露面在公園邊界外不遠處被發現。

‧公園內五顏六色的精巧的岩柱,其由六千三百萬年至四千萬年前的水流與湖所形成的冷卻系統所造成的沉殿物在經過千百年的侵蝕後形成像雕刻品的奇觀(由古新世紀至始新世)。不同的沉殿物沉積在湖裡,使湖變淺,並使海岸線與河流的三角洲遷移。

此外亦有少數其他形成物,於其後兩個地殼隆起的世代因侵蝕作用而形成:

拉拉米造山運動在七千萬年前開始,影響了整個北美洲,並持績了數百萬年。這次運動幫助了落磯山脈的形成,並與白堊紀海路時期接近。那些懸崖及華愜(Wahweap)、加柏盧力斯高原的形成,正為此時地殼隆起的結果。

科羅拉多高原在一千萬年至一千五百萬年前隆起並被細分為不同的高原——每個高原與其鄰近的高原被斷層分隔,因此各自的隆起速率不同。塞維爾河的形成在此隆起期被分離出來。

垂直節理經由此次隆起產生,最終(現在仍然)被優先侵蝕。最易被侵蝕的粉紅懸崖上的荒原上較易形成被稱為岩柱的平底尖柱形岩石,而較大抗蝕力的白岩懸崖則會形成獨石柱。粉紅色是因為氧化鐵與錳。此外還形成了拱狀岩石、天然石橋、牆壁與窗。岩柱則由軟沉積岩組成,並且被較硬、不易被侵蝕的岩石覆蓋,以保護其下的圓柱。布萊斯峽谷是地球上岩柱含量最高的地方之一。

在此公園裡的形成物為整個大階梯的一部份。而這連續地層的最古老部份在大峽谷裡顯露出來,中間層在宰恩國家公園裡顯露出來,而最年輕的部份則裸露地橫臥在布萊斯峽谷地區。在各國公園裡與附近地區,大階梯的地層有少量的重疊。

生態

布萊斯峽谷裡的森林與草原為各類動物,由鳥類與小型哺乳類動物至狼與偶然出沒的紅貓、美洲獅與美洲黑熊提供了棲息地。騾鹿為公園裡最常見的大型哺乳類動物。馬鹿與叉角羚羊(pronghorn antelope)在最近又再在公園附近繁衍,間中會闖入公園裡。每年有超過一百六十種鳥類造訪公園,包括雨燕與燕子。

大部份鳥類會在冬季裡遷往較溫暖的地區,但松鴉、渡鴉、五十雀、鷹與貓頭鷹則會停留在此。在冬季,騾鹿、美洲獅與郊狼會遷移至較低海拔地區。黃鼠與旱獺會以冬眠方式過冬。

根據海拔的不同,可將公園分為三個生物區帶:

‧公園最低海拔的地區主要由沼澤松(pinyon pine)、檜、熊果與花楸(serviceberry)所組成的矮樹林所主導。白楊、三角葉楊類、白樺與柳亦在此地區生長。

‧美國黃松(Ponderosa Pine)森林、藍雲杉和黃杉、熊果和美洲苦樹屬形成的矮樹叢覆蓋了中等海拔,這裏是水份充足地區。

‧布萊斯峽谷擁有很多樅林。黃杉與科羅拉多冷杉(White Fir)與白楊和恩格爾曼氏雲杉(Engelmann Spruce)在龐沙岡特高原形成了森林。在這最嚴苛的地區亦有着狐尾松(Limber Pine)與古刺果松(Great Basin Bristlecone Pine)。

此外,公園亦充滿隱生土壤(cryptobiotic soil),此為地衣(lichen)、藻類、真菌與藍菌混合而得。這些有機體慢僈地進行的侵蝕作用與將氮加至土壤裡皆可幫助土壤保持水份。

雖然人類活動在美國大部份地區皆對野生生物的棲息地構成重大破壞,然而猶他州南部的低降雨量大大限制了人類的活動並使這地區的野生生物多樣性得以加強,而較少受人類的影響。

 

活動

大部份遊客使用長十八英里(二十九公里)風景走廊來觀賞風景,通由此路,可以觀賞到露天劇場的十三個景點。

布萊斯峽谷有着八個被標記着與持續維護著的徒步小徑,並且可以在少於一日的時間內行畢:

‧苔穴徑(Mossy Cave)(約需一小時,近猶他州十二號州道,即在特羅皮克西北方),邊緣徑(約需五至六小時,近邊緣地區),狐尾松環道(Bristlecone Loop)(約需一小時,近彩虹點)與皇后花園棧道(約需一至二小時,近日出點),這些為容易至中等的徒步徑。

‧納瓦霍環線(Navajo Loop)(約需一至二小時,近日落點)與塔橋(約需二至三小時,近日出點北)方,這些為中等徒步徑。

‧仙境環線(Fairyland Loop)(約需四至五小時,近仙境點)與躲迷藏環線(Peekaboo Loop)(約需三至四小時,近布萊斯點),這些為艱辛的徒步徑。

部份路線會重疊,使徒步旅行者可以通由合併路線來增加挑戰性。

公園有亦有着兩條路徑供人徹夜步行;九英里(十四公里)長的威士環道(Riggs Loop)與二十三英里(三十七公里)長的位於邊緣徑下的路徑。兩者皆需得到邊緣地區露營準許。而公園裡總共有五十英里(八十公里)長的路徑。

仙境環線、帕瑞雅(Paria)與邊緣徑共有超過十英里(十六公里)的標記着但並未加修飾的滑雪路徑。

在易紛琶(Yovimpa)點、彩虹點、納瓦霍山與凱巴伯高原等地,通常天朗氣清,可遠望至九十英里(一百四十公里)外的亞利桑那州。若是萬里無雲的日子,則二百多英里(三百二十公里)外的東亞利桑那州與西新墨西哥州皆可看到。公園亦有着北美洲最黑暗的夜空。天文學家可以以肉眼看到約七千五百顆星星,而大部份地方因為光害的影響只可看到少於二千顆星星(很多大城市裡只可看到數顆星星)。

這裏有着兩個營地,北營地與南營地。通往北營地的A環線是全年開放的。在晚春至早秋間則會開放附加環線與日落營地。擁有一百一十四間房間的布萊斯峽谷小屋是另一個在公園裡渡宿的方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喵女王 的頭像
阿喵女王

阿喵女王的流浪角落

阿喵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